12月21日,“杭州保姆纵火案”在杭州市中院开庭。开庭27分钟后,因被告人莫焕晶辩护律师党琳山提出管辖权异议,法院宣布休庭。本文图片来自“我们视频”(除署名外)

杭州保姆纵火案:一场意外中断的庭审背后

  原标题:杭州保姆纵火案:一场意外中断的庭审背后

  妻儿火化前,林生斌亲自为他们挑选了墓室,在杭州拱墅区的一片林区。妻子朱小贞和女儿阳阳的墓碑在中间,两个儿子的墓碑在两边。他希望两个儿子能够守护妈妈和妹妹。墓碑上刻着8个红字,“今生缘浅,来世再续。”

 12月21日,“杭州保姆纵火案”在杭州市中院开庭。开庭27分钟后,因被告人莫焕晶辩护律师党琳山提出管辖权异议,法院宣布休庭。本文图片来自“我们视频”(除署名外)
12月21日,“杭州保姆纵火案”在杭州市中院开庭。开庭27分钟后,因被告人莫焕晶辩护律师党琳山提出管辖权异议,法院宣布休庭。本文图片来自“我们视频”(除署名外)

  文|新京报记者王婧祎 实习生杨林鑫 马小龙

  编辑|滑璇

  ►本文约4736字,阅读全文约需9分钟

  12月21日上午9时,轰动一时的“6·22保姆纵火案”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4个月前,杭州市检察院以放火罪、盗窃罪,依法对涉嫌纵火的保姆莫焕晶提起公诉。

  对于这次开庭,林生斌期待已久。在那场火灾中,他的妻子朱小贞和三名儿女均已遇难。杭州中院第一次公布的开庭日期为11月21日,林生斌原计划案件审理完毕后就将妻儿下葬。但此后,杭州中院又将开庭日期改为12月21日,林生斌等不了了,11月28日为妻儿开了追悼会。

  没想到,姗姗来迟的庭审,开庭不到半个小时,被告人莫焕晶的辩护律师党琳山提出管辖权异议,并当场退庭。杭州中院宣布休庭,称本案将延期审理。

  面对突发情况,林生斌的家人、在场的媒体全都懵了。朱小贞的哥哥朱庆丰表示,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们很失望。另一位亲属说,双方的老人都在等着案子的结果,“不要再这样折磨我们了。”

  庭审意外中止

  杭州中院位于上城区之江路,21日早8时许,气温刚过零度。数十家媒体的记者陆续在法院门口聚集,等待入内旁听。

  8点半左右,林生斌的车出现在杭州中院门口。他在黑衬衫外套了一件黑色大衣,脚穿黑色皮鞋,神情疲倦。火灾发生后,他一直靠服用安定药物入眠,常常能够看到早上的日出。“以前我睡眠很好,小贞经常说我像猪一样。”林生斌说。

  9点整,庭审开始,被告人莫焕晶被法警带入出庭。她也穿了一身黑灰色的衣服,脸上的表情很难看清。

  早在开庭前,林生斌就通过媒体表示,放弃对莫焕晶的民事赔偿诉求,只求法庭能够从重判决。然而,这场本来预计1天结束的庭审,不到一个小时就被意外中断。

  9时10分,莫焕晶的辩护律师党琳山表示“有话要说”。他向法庭提出管辖权异议,要求停止案件审理,等待最高法院指示。党琳山说,这是一个全国瞩目的案件,浙江省高院和最高人民法院都可以管辖,也可以指定其他法院来管辖,杭州中院并不是唯一具有管辖权的法院。

  9时19分,审判长表示,刑事案件中犯罪地法院拥有管辖权,并决定依法继续审理。

  在主审法官接下来的发言过程中,党琳山四次表示“我抗议”。最后一次打断时,他说请杭州市中院尊重全国人民的智商,对于这样一个违法审理,本律师退出庭审。

  9时27分,党琳山退出法庭。临走时喊话莫焕晶:我不在场的情况下,任何人提问你都不要回答。

  9点半左右,法官表示本案将延期开庭。杭州中院还在其官方微博中表示,将由被告人另行委托的辩护人或者法院依法为其指定的辩护人准备辩护。

  庭审后,党琳山在其个人微博发表声明:“本律师为了抗议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违法审理‘莫焕晶放火、盗窃案’,退出了法庭的审理!同时,本律师发布莫焕晶的亲笔声明,请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尊重被告人的辩护权!同时,本律师也提醒律师界的朋友,要爱惜自己的羽毛,不要未经当事人委托就坐在辩护席上!”

  党琳山在微博中附上了一张莫焕晶在12月19号写的声明。

12月9日,莫焕晶写下声明,表示不会更换律师。
12月9日,莫焕晶写下声明,表示不会更换律师。

  莫焕晶在声明中称:“本人莫焕晶,因一念之差,放火导致朱小贞,及三个可爱的孩子死亡,心中非常后悔,愿接受法律的惩罚,如果判我死刑能使一切从头再来,我也愿意接受死刑。

  同时,我希望我的案子能公开、公正的审理,促使大家更加关注物业、关注消防,能吸取教训,避免悲剧重演。

  我的辩护律师党琳山,在之前的工作中非常认真负责,我很感谢他,我相信本案的公正审理必须有党琳山律师的参与,我同意我家人的意见,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解除党琳山律师的委托,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再请其他律师。”

  “不排除拍桌子走人”

  这场意外并非毫无端倪。

  开庭前,党琳山曾对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表示,对于本案调查情况并不满意。

  “这是一起放火案。你要调查这个案子,肯定要向现场指挥人员和第一批进入火场的人员了解情况。但是公安都没有。”党琳山告诉剥洋葱记者,出警的数十名名消防人员中,只有两人提供了证人证言。“而且这两个人不是第一批进入火场的。”

  “我也申请了消防指挥人员或者第一批进入火场的(消防员)出庭作证,”党琳山说,但是法庭认为“没必要”。“我作为莫的辩护人,我希望还原事实,我认为只有把事实还原了接下来才能理清责任。根据现有信息,莫放火肯定要承担放火的责任,但是造成四个人死亡,物业和消防有很大责任。这个后果已经确定了,物业和消防责任越大,莫的责任相对越小,对我的当事人定罪量刑会有利一些。从宏观来讲,希望这个案子公开公正审理,把真相挖掘出来,促进我们国家对消防对物业的改进,这就是刑事案件的意义了,杀死一个莫有多大意义呢。”

  他表示,“莫焕晶是有可能被判死刑的,开庭的时候必须要有辩护律师出庭,如果没有辩护律师出庭的话审判是无效的。也就是开庭那天如果我一拍桌子走了,或者我根本就不去,所有准备工作都没有用。如果法院很多地方做得很过分,已经明显违法的情况下,对案件公开公正审判很不利的情况下,我不排除采取这种方式。”

莫焕晶辩护律师党琳山。
莫焕晶辩护律师党琳山。

  党琳山还对其他媒体表达过类似观点,只是说这话时,没人预料到他会动真格的。

  开庭前,林生斌代理律师林杰在接受剥洋葱采访时,预测了党琳山可能的辩护策略。但他也没想到,党琳山会中途离席。

  庭审意外中止后,林生斌一方表示失望。林生斌在蓝色钱江门口开了一个简短的新闻发布会,他说,被告人莫焕晶的辩护律师党琳山在庭审中中途离席,很不负责任。他没想到,杭州中院为此次庭审准备了半年时间,竟然会出现这种意外,“我希望他们能够尽快开庭,审理莫焕晶。”

  林杰律师表示,目前杭州市中级法院还没有通知开庭时间。关于消防和物业等方面的问题,林杰表示暂不方便回应。

  虽然双方在此刻呈现出水火不容的态势,然而,在某种意义上,党琳山的诉求和林生斌是共通的。开庭前,林生斌也曾多次向杭州市公安消防局申请出具火灾事故调查报告,但该局以“该案件定性为刑事案件,已经移交刑侦部门继续调查,消防部门仅在案件现场提供相应技术支持,未制作火灾事故调查报告”为由,拒绝了他的申请。

  “他们(杭州消防)认为可以不出具这个报告,我们认为就是应该出具。”林生斌的代理律师林杰说。

林生斌代理律师林杰。
林生斌代理律师林杰。

  难捱的庭审前时光

  林杰记得9月中旬第一次见林生斌的场景,“卧床,行动不便。”8月1日,林生斌在江西云居山的一座寺庙皈依。第二天清晨,他在山间散步时,从瀑布前跌落,沿着斜坡一直滑下30米,山涧的清水里涌出一团团红色的血渍。

  没人知道这是意外还是林生斌存心自杀,也没人敢问。

  林杰告诉记者,第一次见面他就感觉林生斌还没有走出来,“实际上到现在为止还是没走出来。”

  林生斌给林杰听过手机里的一段录音,是朱小贞在起火时的报警电话。林杰描述着电话里的情形,“她的语气非常急迫,人都要崩溃的一种状态。报警电话里面还有一个小男孩的哭声。”听录音时,林杰感到林生斌在极力克制着自己,他没有落泪,但“脸上忍不住会有一种悲愤的表情”。

  林杰说,他很同情林生斌,“如果我不是律师的话,我也会从道义上支持他。”

  检方提起公诉后,林生斌公开表示,决定放弃对莫焕晶的民事赔偿请求,只求法院能够从重判决。林杰说,“我们希望放弃民事诉求之后,法庭关注我们刑事上的诉求。这是我们唯一的一个诉求,也是最重要的一个诉求。”

  开庭前夜,林生斌迟迟没有入睡。他在看一本叫做《未竟之事》的书,书的封面上写着,“生死无常,没有人真能无动于衷,但如果我们愿意静心聆听来自灵界挚爱亲友的提醒,死亡,也可以为生命带来最珍贵的礼物。”

  有时读过书后,林生斌会感觉好一点,但“一有触碰又会回到原点”。

  想过求死,也想求生

  庭审前的一夜,莫焕晶也不好过。她已经在看守所里住了6个月。在此期间,党琳生见过她8次,他感到莫焕晶有时想求死,但有时也有求生欲望,“她提起她家人,特别是提及她小孩,她还是很想见,让我给她带她小孩的照片,她的儿子和朱小贞的大儿子年纪一样大。”

  看守所里二三十人住一间,晚上睡觉只有一点点地方,躺不下来。“别人都认为她是死刑犯,她每天带着很粗的脚镣。”

  由于看守所不让会见亲属,这半年来,莫焕晶没有见过她的家人。由于多年赌博,莫焕晶输光了钱就借亲戚朋友的钱,再后来就借高利贷,她家人不得不替她还债。党琳生透露,以莫焕晶为被告的民间借贷诉讼有十多起,进入执行程序的已经有六起。

  莫焕晶的妹妹曾对党琳生说,为什么有戒毒所没有戒赌所?要是有戒赌所的话,把姐姐在那里面关两年戒一戒。

  8月15日,党琳山见莫焕晶时告诉她,林生斌摔倒住院了,状况比较严重。莫焕晶就在看守所里写了封信,信中主要内容就是道歉,里面有一句话,如果我死了能让你好过一点,我真的愿意立刻去死。

  11月28日,逝者的追悼会上,党琳生曾想把道歉信交给林生斌,但林生斌没有收下。

  虽然知道她犯下大错,但党琳生对莫焕晶有些同情,他告诉记者,对有可能判处死刑的人来说,从被拘留的那天到死刑执行的那一天,这中间有可能会两年甚至三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这段时间里充满了对死亡的恐惧。如果这段时间家里人对她不闻不问,这对她来说也是很残酷的事情。

  党琳生觉得莫焕晶“一手好牌打烂了”。莫焕晶老家在东莞市长安镇,此地经济富裕,当地人的房子都出租给外地户,“啥事都不用干都过得很滋润的”。莫焕晶因为躲债回不去家,离婚了小孩也见不到,她前夫也把她拉黑了,“她也挺痛苦的”。

林生斌重回蓝色钱江小区。新京报记者王婧祎 摄
林生斌重回蓝色钱江小区。新京报记者王婧祎 摄

  无处告别

  妻儿火化前,林生斌亲自为他们挑选了墓室,在杭州拱墅区的一片林区。妻子朱小贞和女儿阳阳的墓碑在中间,两个儿子的墓碑在两边。他希望两个儿子能够守护妈妈和妹妹。墓碑上刻着8个红字,“今生缘浅,来世再续。”

  他还用马克笔在妻儿手背上做了记号,他相信他们一定会再相遇。“遇见的时候,我会认得你和孩子,你们也记得我,我们还是一家人,永永远远的一家人。”

  对朱小贞,他有许多没说完的情话,微博上,林生斌写道,“还有很长很长的路我们没有走完,太多太多的诺言我们没有兑现,约好白发苍苍,一起到老,可惜你不能陪我一起走下去了。”

  前段时间,林生斌在朋友的推荐下去看了《寻梦环游记》,看毕归来,他明白了朋友想要告诉他的话,死亡不是终点,而是另一个世界,只要记住所爱的人,他们就没有消失。

  事发后,他长久的失眠,每天要靠吃安定入眠。繁乱的官司之外,他无力打理自己的服装生意,已经很久没有去过公司。但他最近挂念着一件事情,圣诞节快到了,该给孩子们买礼物了。

  除了希望法庭重判莫焕晶,支撑林生斌的另一个动力就是调查真相。他等待消防部门的事故调查,等待绿城的道歉,但等待的结果总是空。

  朱小贞的哥哥朱庆丰说,火灾发生几个月以来,绿城从未主动看望家属,连追悼会也没有说一句温暖的话,没有送一束悼念的花。

记者探访失火公寓情况。
记者探访失火公寓情况。

  12月10号,朱庆丰陪林生斌回了一趟蓝色钱江曾经的住所,面对狼藉和灰烬,他感慨,“曾经辛苦努力建立的家庭,都已成灰烬。”

  林生斌会继续在追索真相的路上走下去,一天等不到说法,他就一天觉得愧对妻儿。

  曾经的邻居们也在帮他。一位蓝色钱江小区业主告诉记者,他最近他和林生斌没有联系,“怕惹他伤心难过。”但他还在用自己的方式支持着这位曾经的邻居和朋友,他不断的转发着和纵火案相关的文章,在网络上发起投票,呼吁小区业主们一起向政府提出申请,将火灾事件调查清楚。

  火灾6个月后,蓝色钱江小区门口的花坛里摆上了四只金属驯鹿拉着一只雪橇,到了夜晚会闪起金光。驯鹿雕塑和玻璃门上贴着的圣诞老人,是在为即将到来的圣诞节做准备,一派温馨祥和。

  但从小区临街的一面望过来,一眼就能看到林生斌家着火的2幢楼1单元1802室。那里还保持着大火之后的痕迹,焦黑一片。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张迪